第一届 彭德:序言

   

  彭德: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序言

        前卫+优雅+非暴力,三位一体,构成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追求的目标。

在中国艺坛,前卫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术语,表示独特和超前。它不同于已经定型的一切艺术形态,包括古典艺术、学院艺术和西方现代艺术。前卫艺术的某些具体成果,可能会广泛流行,变成艺术时尚甚至生活时尚,但这种转变不在它的视野之内。它是一种不断地自我超越的艺术态度,对固定的模式没有兴趣。前卫艺术家热衷于改变人类的视觉惯性,也不断地改变着自己。

前卫艺术同现代艺术有着渊源关系。贯穿20世纪的现代艺术,始终是古典艺术和学院艺术的叛逆者。它反对贵族趣味,否定艺术传统。不过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和几十年冷战氛围的感染,包括现代艺术在内的各种艺术形态,已经大面积地被执迷于破坏、颠覆的极端思想所侵蚀。直到今天,所有的艺术门类仍在同暴力结盟,甚至变本加厉,无所不用其极,充当着各种恐怖事件的催生婆。采用暴力一次性地解决人类生存问题的简单而偏执的想法和做法,几千年来周而复始,恶性循环。如果我们进行深入的考察,将不难发现整个人类艺术史也都附载着暴力的锈迹。

前卫艺术在于超越而不在于摧毁,在于拓宽人的感觉而不是取消已有的经验。采取极端的立场和做法,既缺乏度量,也不明智。它使自己降格为专制思想的帮凶,降格为人类本能的奴隶。艺术作为人类的行为形态,只有超越人类本能中的攻击性,才有希望不断地升格。艺术和艺术家不是仇恨与暴力的天然载体。艺术应该消解暴力而不是唤醒暴力,更不是参与暴力。艺术应该追求健康与博爱,远离病态与疯狂,告别无知与无畏。无知的极端表现是恶俗,无畏的极端表现是暴力。它们事出有因,但却经不起质疑。人们固然可以用怜悯的眼光去看待这类艺术现象,却不可能由衷地赞美它。

“雅”这个古典字眼能否跨越时空而适用于今天,可以商榷。作为净化历史与现实的艺术信念和艺术态度,在文化品位日益走向恶俗的当代艺坛,新兴的雅艺术带有鲜明的前卫性。“雅”在本次展览中强调的是艺术自身的建设,对应的是恶俗与暴力,它包含美而不是唯美。唯美经营的是有意味的形式,注重的是直觉;雅的艺术不仅仅涉及直觉,重要的是涉及你从事艺术的信念,涉及到你是把艺术当做生存的排泄方式,还是涵养情操的过程。或者说,你能公开地而不是匿名地,坦然地而不是隐讳地将你的作品放在一个讲究品位的环境中吗?将艺术当做工具或手腕的思路,固然产生过出色的艺术家,但它的涵盖力毕竟有限。

当今艺坛弥漫着一股思潮:嘲笑信念,抛弃文雅,否定独创,鼓吹艺术终结,助长末世氛围,满足于低档消费,同时导致艺术自卑症。这一切,使得众多艺术家变得同自然人一样无足轻重。艺术家如果没有艺术至上的心态,不必混迹于艺坛。艺术的价值在于人类感觉的解放。它的社会作用在于激发各种人物的想像力和创造性,而不是越俎代庖地跻身其他行当,扮演跑龙套的角色。经济、政治、科技界人士花费几十年、几百年、几千年才能实现的梦想,艺术家却能用很短的时间转换成作品。正因为如此,独特的艺术家总是备受人类的推崇。

众所周知,中国当代艺术家承担着太多的历史使命。整个民族的视觉空白都需要他们去填补,以致他们不停地在改变角度和立场。文化变脸也许会变得什么都不是,却体现出这一代艺术家真实的心理历程。时间之筛只会筛选杰出者,也就是那些走在历史前面的人物。在当代文化将一切对象都通过压扁而摆平的今天,恰恰为少数优秀人物的脱颖而出提供了舞台。

前卫艺术家可能会在某一天枯萎和凋谢,前卫精神却常新常绿,因为艺术的可能性不会被穷尽。宇宙的物质总量,以质子的质量为单位,只有10的 78次的数量级,而人体内的一个寄生细菌的细胞,整个基因组的DNA分子,就代表了10的 1000000次个可选择序列中的一种选择或几种选择。艺术作为人类的精神现象,要比细胞构成丰富得多,将它囚禁在无所作为的牢笼中是不可思议的,将它流放在粗野的环境中也是不可思议的。人类的艺术每天都在迅速地增生,惟有那些独特而又有品位的作品,才有希望成为时代的标志。

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的学术目标或许过于雄心勃勃,它试图改造美术的积习,改变前卫同优雅不能兼容的思维定式。这种努力或许为时尚早。在精神隐退的当代中国,告别时尚与积习,很难避免使我们自己处在时尚与积习的对立面,尤其是已经蜕变为伪前卫利益圈的对立面。不过我们的努力毕竟不是一阵空谷回音,我们期待的艺术形态已经萌芽,尽管有些参展艺术家还沾染着旧习。展览本身作为一件作品,只能算是新生儿的第一声呐喊。

  

2002年7月25日于西安